梁捷:被遮蔽的图景——泰国南部的一段隐秘历史

选择字号: ? 本文共阅读 1129 次 更新时间:2019-09-19 22:12:54

进入专题: 泰国 ?

梁捷 (进入专栏) ?

  

   本文根据梁捷老师2016年5月19日在复旦大学进行的讲座《被遮蔽的图景——泰国南部的一段隐秘历史》修订、节选,经主讲人授权发布。

  

   非常感谢瑞象馆和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感谢施老师还有很多老朋友给我这样的机会,能够让我回到母校来做这样的一个主题演讲。演讲主题跟我专业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我一直非常有兴趣和关心的题目。我感到非常容幸,第一次站在这里跟大家探讨这个话题。


泰国与我们生活的关系

  

   这是我今天演讲的主要结构:第一个问题自然是“为什么要讲泰国”,为什么我会对泰国和从泰国引申出去的一些历史问题感兴趣。接着我们会介绍一些基本的背景,包括泰国的主要情况,尤其是泰国南部的社会组织的历史背景。我比较关心影像,所以我们会更多地从图像和影像的角度,来看看怎么认识泰国南部的历史。最后,我们要进一步分析,从影像中我们可以看到什么,看不到什么。哪些东西是我们不能直接看到但是又比较重要的内容,使得我们应该通过其他方法,不管是艺术工作还是人类学、民族志的方法来进行补充,加深我们对泰南地区的思考和认识。这就是我今天准备讲述的整体逻辑。

  

   第一个问题,想跟大家聊聊的是为什么要讲泰国。这个问题对我自己很重要。一方面,我自己在过去这些年里一直在国内国外做一些学术研究,其中就包括我和朋友做一些印度和东南亚的区域研究,其中必然会涉及到对泰国的研究。这一部分是我自己的学术工作,看似枯燥,也很无趣。

  

   但施老师跟我提及今天的讲座,我马上就报了这个关于泰国的题目。因为这个题目我自己思考了很久,很多问题还没有想清楚,也想借着今天的机会拿出来和大家讨论,进一步厘清。最近有很多事情对我有刺激,触发我的思考,所以开头我先跟大家分享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一个我非常熟悉的朋友的故事,她也在艺术圈工作。我们过去一直在做一些印度研究。最近她的一个工作是找了一处房子做社区及艺术工作。这个地方在杨浦区,跟我们复旦在同一个区,但是在很多人都不熟悉的、很偏的一个地方,叫做定海桥。她在那里做一些在地的研究,研究那个地区的历史,研究那个社区,开展各种类型的工作。

  

   有一次她跟我说,这条马路现在叫定海路。在历史上,尤其在1949年之前,这条路叫什么名字?我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他她他去查了资料,这条路是1920年代开辟的。1920年代,这里当时属于公共租界,英国殖民者筑了这条路,这条路的路名命名为叫山达刚路。我们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山达刚”是哪里,或者是谁的名字。但是如果有一些地理知识的话,也许会知道,山达刚这个地方,就在我们今天马来西亚东部的沙巴州。东马来西亚可以分成两个州,一个叫沙捞越,一个叫沙巴,它当时就是沙巴的第一大城市,英文是Sandakan,今天我们会翻译成山打根,其实就是这个山达刚。当时英国人开辟了这条路以后,同样是用了它的殖民地,即东婆罗洲、今天东马来西亚的一个城市来命名这条新开辟的小路。

  

   如果大家了解一下山打根这个地方,会发现我们生活中也许还有其他机会可以跟这个地方发生联系。比如说在80年代初的时候,有一部日本电影在中国很热,很多人都看过,名字叫做《望乡》。《望乡》涉及日本人在南洋做妓女的一段重要历史,里面最重要的南洋落脚点就是山打根。很多人都看过《望乡》,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山打根。

  

   对于我自己来说,因为我同时也在做一些马来西亚的研究。突然就发现,原来我们自己关心的杨浦区的地方,竟然跟远隔万里的马来西亚的一个地方,在历史上是有这样的联系,这让我们非常意外。很少有人知道定海桥,也很少有人知道山打根,但这两者曾经在一段时空中通过英国殖民者联系在一起。

  

   顺着这个线索看看周围的那一些路。比如说杨树浦路周围还有一条路叫河间路,在1915年以前叫孟买路,刚刚越界筑路的时候就以当时印度大城市孟买来命名。后来我们在定海桥也请过印度学者来讨论过孟买贫民窟的情况,真的很巧。所以整个杨浦区很多的曾经地名,我们现在看起来非常诡异,都是以当时英国的殖民地,即南亚、东南亚的一些城市来命名。

  

   所以从这样一个很偶然的线索出发,我们突然意识到,上海早在1949年之前,其实是一个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它的国际性远远超出我们现在的理解。以杨浦区定海桥为例,我们现在觉得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甚至大多数人会觉得那是一个很贫穷的,落后的,主要是苏北人的地方。但是它并非简单就是一个苏北人聚居地,它经历过日本人的管理,甚至它以前还曾经是一个英国人的地方,与其他遥远的殖民地有这么密切的联系。

  

   整个公共租界都是如此,在其他地方也是如此。今天我们不多讲法租界的问题,法租界也有这样的问题,有兴趣可以来参加瑞象馆组织的关于法租界的工作坊(2016瑞象校园系列活动—“城市漫步:发现与表述”工作坊)。例如很多人喜欢的复兴中路北面一条小马路叫香山路,孙中山故居就在这个地方,后来留给宋庆龄住。可是它在历史上叫莫里哀路,以法国文艺复兴时期文学家莫里哀命名。再北面还有一条小马路叫皋兰路,通向复兴公园边门,白俄的东正教尼古拉斯大教堂就在皋兰路上。可它刚刚开辟的时候,在历史上叫做高乃依路,也是一个法国着名的作家。南北方向的思南路,在历史上叫马斯南路,是一个很着名的法国作曲家。现在翻译成马斯内,他的一些曲子放出大家肯定是听过的,比如可以搜一下《冥想曲》。所以这些都是我们与法国、英国,与全世界在历史时空上的联系。

  

   又比如在外滩那个地方,靠近外滩的大名路,大家也许走过,它在历史上就叫做百老汇大街。我们现在觉得百老汇天经地义是美国纽约的一条路,以舞台剧出名。其实在1949年以前,上海也有一条百老汇大街,名气一样很响。现在路名是改了,还保留一幢百老汇大厦算是遗迹。所有这些线索都让我产生很深的感触。这个朋友很偶然的一些工作,就发现了上海本地的丰富性,发现它在历史上和殖民地之间的密切关系。

  

   第二个故事。前一阵有一个朋友到上海来做研究,她是一个常年在台湾生活的马来西亚艺术家。她来上海后,我们问她,你到上海要看什么地方,你对什么地方有兴趣?她说她对其他地方都无所谓,不一定要看。但是她一定要去一下淮海中路的国泰电影院。我们当时都很奇怪。国泰电影院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电影院,是在淮海路和茂名路路口的一个电影院,而且现在很多人觉得它已经很陈旧了,为什么马来西亚朋友会对国泰电影院那么感兴趣。

  

   后来她告诉我们她背后的一个研究计划。原来国泰电影院在1949年之前属于一个很大的电影集团,名叫电懋(国际电影懋业有限公司的简称)。这个集团的创始人就是马来西亚人,传到了第二代。创始人甚至还是马来西亚吉隆坡的首富,名字叫做陆佑。马来西亚吉隆坡市中心很重要的一条路就叫做陆佑路,以他的名字命名。他就是国泰电影院的投资者。

  

   国泰电影院在马来西亚、新加坡都有很多分店。陆佑比较早就去世,后来主要是他的儿子陆运涛在运作整个集团。陆运涛在60年代,曾经有机会把电懋或者国泰这个集团进一步推广到台湾。但是在当时背景下,陆运涛是非常右翼反共的,他在台湾因为在一次号称“意外”的飞机失事的事故当中去世。这次飞机失事,电懋集团的高层都在飞机上,所以这对电懋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后来没能发展得更好。

  

   国泰电影院1930年在上海建造,当时完全是整个东南亚电影院线的一部分,是上海非常重要的一个电影院。我们今天不会觉得他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电影院,附近还有那么多新的、很好的电影院,但是它在历史上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上海当时就是亚洲文化中心,能看到最新的电影,夏济安、夏志清的回忆文章里都说过这一点。所以我那个朋友已经把马来西亚、新加坡所有的国泰电影院都跑过了,但是她知道上海也有一家国泰电影院,就一定要去看一下上海的国泰电影院。

  

   上面讲的这些小故事都给我很深的感触。我们是在上海做研究,但又绝不能仅看着上海,不关心其他地方。哪怕是在再冷僻的地方做研究,不管你在哪里,只要你研究下去,深入挖掘,就会发现我们跟全世界的联系,也许是跟东南亚,也许是跟香港,也许是跟过去的英法殖民地,都会产生联系。历史就是这么奇妙,通过千丝万缕的联系把这个世界联系起来。

  

   所以施老师让我来讲一个题目。我就在想,虽然我是在复旦做一个演讲,但是我希望把距离拉得远一点,我们可以讲一个看似很远,完全是发生在泰国和马来西亚边境的一段故事。但是如果我们深入研究那段历史,也会发现跟我们自身、跟上海可能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前一阵我看一个新加坡被禁的纪录片《星国恋》,里面采访一对在泰国南部开办面条厂的老夫妻,他们说他们的儿子就是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你看,这不就产生联系了吗。所以如何认识泰国,主要就看我们研究的深度和自己的感悟了。我觉得这是做艺术也好,做民族志也好,这是整个过程中间最有意思、最能启发我们思考的地方。


认识泰国的研究方法

  

   我们可以看到两种对于泰国在认知上存在的鸿沟。第一种当然就是从旅游角度看到的泰国,每年有数以百万的中国游客到泰国去旅游。泰国的旅游文化包括前面说的红灯区文化,海滩文化,佛教文化等等。但是对于研究者而言,不管是政治学研究者、历史研究者还是民族志研究者,大多数人必然会关心泰国的政治问题和佛教问题,这才是真正凸显的棘手问题。

  

   所有这些政治问题,在生活当中其实很难发现。前面提到的龚浩群老师说起过,她在泰国住了一年多的时间,平时看到的都是日常琐碎的事情,完全感受不到大家对于政治的热情。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就没有跟她的房东、周围的朋友谈论过政治,以为大家都对政治不感兴趣。但是她离开泰国,过两年重返泰国,发现她曾经的房东、周围的朋友都是狂热的红衫军的支持者,他们对政治是有热情的。她就很诧异,为什么当年她住了一年多,大家好像对政治完全没有兴趣,但是现在突然有了他信和红衫军这样的事情,政治问题就凸显出来。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要研究泰国的政治问题,同时探索泰国的老百姓日常生活,在两者之间挖掘泰国人民的心理,真的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这里我列举一下认识泰国的研究方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梁捷 的专栏 ? ? 进入专题: 泰国 ?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245.html
文章来源: 瑞象馆 公众号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