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社强:学术自由是西南联大最大的精神遗产

选择字号: ? 本文共阅读 4192 次 更新时间:2019-07-07 20:45:50

进入专题: 易社强 ? 西南联大 ? 学术自由 ?

易社强 ? 张熙 ?

  

   易社强(John Israel)是美国着名汉学家,现为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荣休教授,也是研究西南联大史的专家。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冷战局势发酵;1951年,年仅16岁的易社强在福特基金会奖学金(Ford Foundation Pre-Induction Scholarship)的资助下,进入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学习历史学和美国学专业,未满20岁时即完成了学业。1955年,他进入哈佛大学历史系学习、研究,踏上了中国历史研究的道路。“差不多什么都是偶然的”,这既是他的人生信条,也是其过往几十年经历的真实写照。他将自己视为学术上的“投机分子”,并最终与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结下不解之缘。

  

   哈佛八年,他曾师从费正清、杨联陞、卞赵如兰(赵元任之女、卞学鐄之妻)等人,并曾于研究生阶段的第一年向这群非常“奇怪”、彼此迥异且教研方法各不相同的老师们学习中文与中国历史。他的硕士论文研究“一二·九”运动,博士论文则关注1927-1937年中国的学生运动,并在此基础上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学术着作《1927-1937年中国学生民族主义》(Student Nationalism in China, 1927-1937)。在哈佛攻读历史学博士期间,他曾于台湾学习、生活三年(1959-1962年),起初是想为其关于学生运动的学术研究收集资料;但与此同时,他还学习了中文和中国文化,熟悉了台湾社会和当地的饮食与生活习惯,与那里的普通民众和美国同胞培养了友谊,并逐渐了解在蒋介石独裁统治时期生活是什么样的体验——这些对其一生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于哈佛燕京学社图书馆查阅资料的一次偶然机会让他与西南联大相遇。联大传奇故事的文学性、联大校史在中国近代历史上的重要性以及其所彰显的自由主义精神与价值,让他最终选择从事联大研究,这与其早年关于北伐到抗战的学生运动和晚近关于“上山下乡”一代的知青研究,共同构成了他对于20世纪中国三代知识分子群体的研究谱系。他前后陆续二十多年完成的着作《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先由斯坦福大学出版社于1998年出版,中文版又于2010年及2012年先后于台湾和中国大陆问世。此书被历史学家、西南联大校友何炳棣称为“迄今最佳联大校史”;也因其开创性的西南联大研究,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纽约校友会授予易社强“西南联大荣誉校友”称号。

  

▲易社强

  

   在易教授看来,以蒋梦麟、张伯苓和梅贻琦等为代表的早年留学生使命感强、视野广阔,把留学当作认识并通向世界的一个窗口,并将留学的经历视为为中国寻找出路的过程,立志通过其海外所学为解决中国的问题寻找良方;在这些方面,早年的海外留学生与当下的中国留学生相比则截然不同。进而,易教授认为,学术上的繁荣、教育上的投注、仁人志士们的牺牲以及政治上的革命性,共同成就了联大的辉煌;而这一切成立的条件,离不开学术自由的保证。他还指出, 除非真诚、坚定地在观念和实践层面追求和恪守学术自由,中国很难再出像西南联大一样伟大的学校,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高校也绝不可能在学术自由匮乏的前提下成为重要和伟大的学府。

  

   面对目前波谲云诡的中美关系和日益复杂的国际关系,易教授认为首要的就是要打开心扉,尽可能地减少偏见,必须从更广阔的视角出发来理解中美两国,如此才能看到整个世界的图景。此外,在高层、官方的正式交流之外,民间、个人的开放互动也非常重要,甚至更加珍贵。易教授也坦言,作为美国汉学家和中国问题专家,他们无论如何看待或谈论中国,都绝不会向中国“布道”;他们把中国当作自己的朋友,但永远不会告诉中国人民该做什么,因为那是中国人民自己的事情。

  

   2019年6月,爱思想网学人Scholar团队在上海采访了易社强教授,就其学思历程、西南联大研究以及他对于联大的精神遗产、中国留学生群体的今昔对比、中国大学教育的现状及目前的中美关系等问题的看法,与易教授进行了交流。以下是访谈节选,已由当事人审阅。


访谈人 | 张熙,学人Scholar学术志愿者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硕士




一 “差不多什么都是偶然的”

  

   学人: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家庭背景?您为何年仅16岁时(1951年)就选择去威斯康辛大学读书?

  

   易社强(以下简称“易”):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冷战局势发酵,美国于1950年6月介入了朝鲜战争,这在冷战史上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随即,美国国会审时度势,推行了一个招募士兵的制度:如果军队有募兵需求,国会将会面向凡年满18岁的成年男子,根据其身体、教育和家庭状况等方面的情况征召入伍。

  

   当时,美国国会中还有另一种声音认为所有年满18周岁的成年男子都应该参军服役至少两年。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的有关人士担忧这样的安排会使美国20岁左右的青年才俊在退伍之际因面临求职、婚恋和家庭生活的召唤而失去接受教育的机会。就此,福特基金会主张,不妨让他们于16岁时进入大学,这样在其进入部队之前仍有两年在大学学习的机会。

  

  

▲易社强教授签赠爱思想网《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一书

  

  

   某日,我身为商人的父亲在阅读《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时看到了这一通告并征求我的意见,我也表示非常乐意,愿意参加大学入学考试来尝试一番。最终,我连同其他参加这次实验的200名学生一道,被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或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录取,而我的第一选择是威斯康辛大学。

  

   从学术角度考虑,人们可能会把威斯康辛大学当作最后的选择。但是,对于出生在纽约的曼哈顿(Manhattan),成长在长岛(Long Island)南岸一个犹太裔社群的我而言,我想尽可能地远离家庭,以体验不同的社会文化。因此,同在曼哈顿的哥伦比亚大学的文化气质与我的背景过于同质,位于纽黑文的耶鲁大学也离家太近,而芝加哥在纽约人看来充其量是第二等的城市(second-class city)。恰好,我的舅舅威廉·舒曼(William Schuman)是一名相当知名的作曲家和音乐活动家(1945年起任茱莉亚学院院长,后于1961年任林肯中心主任),他曾荣获威斯康辛大学的荣誉学位,并对那里赞誉有加。

  

   最终,我被威斯康辛大学顺利录取,并在福特基金会奖学金的资助下于16岁进入大学,未满20岁时即完成了学业。但直至我毕业的时候,国会也并没有通过原初的法案,所以事实上我从未入伍。

  

   学人:您是如何走上历史研究的道路的?您早年记者的工作经历对您之后的学术研究有何影响?

  

   易:当我进入威斯康辛大学学习之后,我们家的一位朋友认识并帮我引荐了一位于《资本时代》(Capital Times)(麦迪逊当地一家具有自由化风气的主流日报)工作的记者。通过他抑或是经由我个人的关系,我最终机缘巧合地加入了由学生运营的威斯康辛大学学生刊物《深红日报》(The Daily Cardinal),从事新闻写作的工作,并被计划培养为专业编辑。后来,囿于当时校报内部的派系分歧,我最终选择离开,开始考虑除了记者外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我在大学时修习了两个专业,第一专业是历史学,第二专业是美国学(American Institutions)。我对历史特别是美国历史颇感兴趣,也曾考虑研究生阶段从事美国史的研究,并立志成为这方面的学者。但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从事美国史研究的人太多了,几乎所有有意思的话题都已经有人研究了;另一个是历史学科的奖学金非常难拿,而我并没钱自费去读研究生。最好的情况,当然是我能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发现若干可能性,并得到一定程度的资助。

  

在当时冷战的背景下,尽管对于美国而言,那时主要的敌人是苏联而非中国(即使在朝鲜战争后也仍然如此),但在中国研究的领域确实有一些基金。相比而言,彼时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少之又少,一方面是因为对中国感兴趣的学者不多,另一方面是因为“麦卡锡主义”的盛行使得诸如约翰·C·文森特(John Carter Vincent,即范宣德)、约翰·S·谢伟思(John Stewart Service)、约翰·P·戴维斯(John Paton Davies)等中国问题专家被排挤或驱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 ? 进入专题: 易社强 ? 西南联大 ? 学术自由 ?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05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